不喜

我又写了什么鬼

背英语单词背到心痛......宝宝现在就期待着今晚的跨界但无意间看到了一张六桃宝宝和梗王薛之谦头抵着头的图片......嗯然后现在我已经准备好降压药了。码了一篇感觉少了......那么就先发上来吧,求轻拍。



   2°



安迪醒过来的那一刻,天已经大亮。

什么东西在她胸前蹭了蹭(⊙v⊙)......吓得她一声尖叫差点冲出喉咙。

颤巍巍伸出手指戳了戳埋在她胸前的脑袋。长发下露出一张素白的脸。

是樊胜美。

天哪什么情况......安迪顿时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

小心翼翼把人从自己身上拖下来放在床上细心地给她盖好被子,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走出房间。


“醒了?”

......

“老谭?”安迪瞪大眼睛望着突然从沙发上坐起的男人,手里还保持着拧开瓶盖的动作呆愣在冰箱前。

“喝冰水多不好。”谭宗明冲到冰箱前抢过她手里还冒着寒气的玻璃瓶放到一边,引着安迪在餐桌旁坐下,自己回吧台用温水冲了一杯蜂蜜,放在她手边。

安迪有些迟疑地接过杯子双手捧着小小抿了一口,谭宗明双手撑在餐桌边望着她笑。



“老谭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安迪喝下最后一口正欲把杯子放在手边,却被谭宗明接过用清水冲洗后擦干放回它原来的位置。

“昨晚你喝多了,怕出什么事,我过来照顾你。”谭宗明将水池旁溅出来的水渍擦干,“樊小姐也是,昨晚我向她借解酒片,知道你喝了酒就跟着我一起过来了。还说宿醉过后用蜂蜜水解酒比较有用,让我试一试。”

白色的衬衫,袖口捋到小臂处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安迪趴在桌边看着谭宗明忙碌的身影,那一抹白色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真好。

安迪望着背影出神,脑海里无端浮现出这两个字来。

有老谭,真好。



在谭宗明回身将乘有吐司和煎鸡蛋的餐盘递给安迪的那瞬间,正好对上了不知何时醒过来的樊胜美意味深长的目光。

老脸一红。

挑了挑眉回给他一个“我懂的”的眼神,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樊胜美坐回床边。拿起手机新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其他三人都拖了进来。

“告诉你们,从今天起,我站谭安。”


我又写了什么鬼

......之前的晨起和睡前貌似只写了一篇哈说来也是惭愧,这次又莫名其妙想到了别的...嗯...人设崩了什么的各位求轻拍。鞠躬。


---------------------------------------------------------------------------------------------

    1°


樊胜美是22楼五人中,最先知道谭宗明对安迪的感情的人。

没错,比我们当事人之一的安▪某些方面简直白痴▪迪知道的还要早。

同时,她也是促成谭安一世良缘的得力小干将。



读者,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两个月前,安迪知道自己身世的那个夜晚。



十一点。谭宗明敲响了2202的房门。

两个小姑娘都睡下了。正瘫在床上贴着面膜准备休息的樊胜美同学听着不断传来的敲门声一脸不爽。

被子一掀踢踏着拖鞋跑出房间,按下门把手用力往外一推,“大半夜的敲人家房门扰民啊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您”的话还没冲出口,瞬间就被面前长相出众气度不凡的男子秒得瞬间折了小蛮腰。

“嗨,请问您是......”敷着面膜看起来有点瘆人的樊胜美半倚着门框,眨眨眼睛。

(大半夜的随意给陌生人开门樊小妹你要上天啊。)

“我是谭宗明。”面前男子继续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又被秒了一遍。

大致说明来意后,谭宗明进了2201,身后跟着我们的樊胜美同学。



“樊小姐,我其实只是想向您问一下有没有解酒片,毕竟这么晚了吵到您我挺不好意思的,您现在来帮我照顾安迪,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谭宗明用毛巾擦去安迪额头上的汗,将她有些凌乱的刘海理好,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将她掖好,才从床边起身,略带歉意地望向身后。

“谭总不必客气,安迪是我的好姐妹照顾她是应该的。”樊胜美看着眼前男人的一系列动作心中有些了然,“只是......安迪今天怎么了?以她一向来的性格,不至于喝了这么多呀。”

那满地扔着的酒瓶啊......刚刚进来的时候樊胜美还差点被绊倒。

“......”

眼见谭宗明没有说话,她也识趣地没有再过问。



“请您原谅。这是安迪的隐私,最为她的......朋友,我有这么做的权利。如果安迪愿意让你们知道,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们。”谭宗明轻轻开口。

停顿暴露了......樊胜美望向站在床边的那个男人。

谭宗明微低着头注视着安迪的睡颜,向前一步,弯下身,伸出左手似要触碰安迪的脸,却又在距离不到一公分处止住。

收回。转过身,谭宗明顿了一会儿,大步走出房间。



樊胜美叹了口气。

无论是谁,此刻如果注意到谭宗明的双眼,一定会知晓他心中的所想,知晓这十几年中他在背后是怎样压抑和克制着自己的情感,小心翼翼地守住那名叫“友谊”的细线,默默站在安迪身边,站定那个叫做“朋友”的、可笑的位置,没有丝毫动摇。

尽管他握有一副可以赢得全世界的好牌。



花样百出的晨起和睡前

  Chapter  1  (晨)

清晨还有些朦胧的阳光中,谭宗明睁开了双眼。
近乎是贪婪的,他注视着安迪的睡颜,在心底一遍遍的描摹着她的眉眼。
笑。
还是怎么都看不够啊。被吃死了么。
谭宗明轻吻安迪的额头,怀抱着她的手臂不自觉紧了紧。
真好。他想。

额……怎么说呢。
安迪一大早是被热醒的。
想到昨夜发生的种种……她红了耳脸。内心却是无比的安定和满足,往谭宗明怀里钻了钻。
只是……光裸的身子被人圈着多少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对她来说。
而小腹处抵着的别的什么东西……
安迪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老谭……”[OS:可参见中涛儿叫郑佩佩‘妈妈’时的奶音→_→翻来覆去听了十多遍的人飘过。]
昨夜的欢愉让她仍有些全身疲软,还未开口求饶就被谭宗明直接压在身下。
俯下身近乎是有些迫切的吻上她的嘴唇,舌尖叩开她的牙关轻勾住她的。唇齿间的执拗让安迪有些喘不过气来,轻推他的手被拉着贴在他的腰身。

突然停住。
谭宗明有些挫败的叹了口气,呼吸不稳地爬下床,“我去洗澡了……”
深呼吸,冷静,冷静,冷静,不要变成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冷水澡冷水澡冷水澡……

安迪坐起身抱着被子看着谭宗明冲向浴室那有些慌乱的身影,一脸懵逼。

花样百出的晨起和睡前梗

新人。之前贴了一篇文结果脑洞停不下来……
于是就决定写文,晨起或者睡前尽情脑补,想到什么写什么了,主安谭,偶尔混入一些其他CP,想想都觉得特别带感。
这篇用于勉励自己,嗯毕竟我是懒癌晚期。

只是半夜无聊时候的脑洞。新人第一次写文,文笔略渣请轻拍。鞠躬。图源贴吧。

    天亮。
   
    清晨的阳光射进窗户。谭宗明平躺着,伴随着鸟鸣,先醒了。

    首先感到胸前搭着一只胳膊,而后发觉脖子里埋着她温热的脸。
   
    稍转一下头,看到她像猫咪一样裹在自己身上。

    傻笑,抬手拨开她的额发。

    要是天天都能这样醒来。

——————————————————

    然而身旁毕竟是一个热乎乎的女性躯体。
 
    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

    嗯……

    然后晨醒图就不再和谐了。

    深呼吸,慢慢敛下心神,谭宗明偏头亲吻她的发。

    隔天吧……

    看着仍在“熟睡中”的她,谭宗明轻叹了口气。

——————————————————

    怀中的人动了动。

    微不可闻地轻笑一声,安迪在他喉结处落下一吻。

    他的呼吸明显一滞。

    红唇扫过锁骨,胸口。轻轻啃咬他胸前的那点红。另一只仍有些冰凉的手抚过,向下,在男人结实的小腹处流连许久,继续。

    挑着眉感受胸膛上传过来的热度,谭宗明的双手轻柔的拨开散落在安迪面前的头发。

    “安迪……”

    不同于往日的清冷自持,沙哑低沉的嗓音蒙上一层情欲的色彩。

    “嗯?”安迪抬起身对上他黑得发亮的眸子。玩味一笑,咬在谭宗明颈间又是一口。

    “嘶——”

    吃痛地皱了皱眉,黑眸中柔情似水。

    身下的男人微眯双眼,唇角却挂起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安迪一怔,心中警铃大作。

    这样的谭宗明……太危险。

    将她拉回原来的地方,双手捧着她软乎乎的脸,吻落在她的额头、眉心,下移至鼻尖,轻咬了她的下唇。安迪向后一仰却被谭宗明的右手箍住后脑勺,牙关一松,谭宗明的舌头就钻了进来。时而轻含,时而勾着她的舌尖共舞,极尽缠绵。

   
     “我我我我起床了。”好不容易趁着喘气的机会推开谭宗明,安迪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被一把拉住。

    愣住。回头对上谭宗明似笑非笑的脸,安迪心中叫苦不迭。

    谭宗明轻笑。

    “谭太太,哪里还容得你逃跑。”

    一扯,安迪只觉得手上一沉,“扑通”一声摔在谭宗明怀里。

    把之前四处点火的女人压在身下,再次压上她的唇,双手顺着那优美的曲线逐渐下移。

    “别……”安迪欲哭无泪。

    原本只是晨间的一个恶作剧,却没想到摊上这样的“后果”。

    谭宗明舔吻着安迪的唇瓣,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停下。

    “上班要……要迟到了啊……”在谭宗明攻势下连连败退的安迪,轻喘着想推开他,妄图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没关系。”谭宗明用力一扯,两人之间的最后屏障被丢到一旁,“我是老板。”

    “如果😌😌令我满意的话……我会考虑不扣你工钱。”挺身而入,谭宗明吞下安迪就要溢出口的呻吟。

    薄唇吻过耳后,一路向下,在光滑细腻的脖颈上留下痕迹,下身又是一挺。

    “……流氓!”

    ……简直气急。

——————————————————

    事后,谭先生抱着谭太太慵懒地躺在床上。

    “迟到了。”肯定句。

    一个拳头落在谭宗明胸口:“都怪你!”

    “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轻拉下安迪还欲捶上来的拳头,谭宗明满足地咬了咬安迪秀气的鼻尖,转而在眼角补了一口。

    “乖,手会疼。”

——————————————————

    今天,晟煊公司全体职员,除了他们亲爱的CEO与CFO——咳,怎么说呢?

    集体都炸了。

    连不少高层都聚在一块,谈论那向来守时的谭总和安迪一起迟到两多个小时,近午餐时间才匆匆赶到的爆炸性新闻。

    “有什么好八卦的,俩人都结婚了迟到不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么。”
   
    一语道破。

——————————————————

    安迪觉得今天全公司上上下下看她与谭宗明的目光都有些奇怪,hhhh别说话我都懂 · 意味深长 · 促狭 · 目光,就连不少级别较高的主管、经理都是如此。

    微敛了心神,抬眸,气势逼人。

    秘书在她身后猛的一震。

    周围人也压下八卦的心,正常上班正常上班……

——————————————————

    不过……

    “嗷你们有没有看到安迪刚刚红透了的脸!安迪竟然会脸红而且看着好吸引人啊啊啊😍😍😍😍”同事甲捂着心口一脸迷妹。

    “咳咳注意注意收敛一点,至少这里还是公司还是晟煊,被谭总听到当心灭了你。”同事乙白眼。

    “嗷嗷嗷真的好漂亮啊之前怎么没有注意到我们的CFO还是一个美女啊啊啊啊啊啊你不知道我就那么一瞥鼻血都快要出来了😍😍😍😍😍。”同事甲继续捂心口。

    “那就是你之前眼瞎了吧。”同事乙继续白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