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

我又写了什么鬼

......之前的晨起和睡前貌似只写了一篇哈说来也是惭愧,这次又莫名其妙想到了别的...嗯...人设崩了什么的各位求轻拍。鞠躬。


---------------------------------------------------------------------------------------------

    1°


樊胜美是22楼五人中,最先知道谭宗明对安迪的感情的人。

没错,比我们当事人之一的安▪某些方面简直白痴▪迪知道的还要早。

同时,她也是促成谭安一世良缘的得力小干将。



读者,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两个月前,安迪知道自己身世的那个夜晚。



十一点。谭宗明敲响了2202的房门。

两个小姑娘都睡下了。正瘫在床上贴着面膜准备休息的樊胜美同学听着不断传来的敲门声一脸不爽。

被子一掀踢踏着拖鞋跑出房间,按下门把手用力往外一推,“大半夜的敲人家房门扰民啊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您”的话还没冲出口,瞬间就被面前长相出众气度不凡的男子秒得瞬间折了小蛮腰。

“嗨,请问您是......”敷着面膜看起来有点瘆人的樊胜美半倚着门框,眨眨眼睛。

(大半夜的随意给陌生人开门樊小妹你要上天啊。)

“我是谭宗明。”面前男子继续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又被秒了一遍。

大致说明来意后,谭宗明进了2201,身后跟着我们的樊胜美同学。



“樊小姐,我其实只是想向您问一下有没有解酒片,毕竟这么晚了吵到您我挺不好意思的,您现在来帮我照顾安迪,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谭宗明用毛巾擦去安迪额头上的汗,将她有些凌乱的刘海理好,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将她掖好,才从床边起身,略带歉意地望向身后。

“谭总不必客气,安迪是我的好姐妹照顾她是应该的。”樊胜美看着眼前男人的一系列动作心中有些了然,“只是......安迪今天怎么了?以她一向来的性格,不至于喝了这么多呀。”

那满地扔着的酒瓶啊......刚刚进来的时候樊胜美还差点被绊倒。

“......”

眼见谭宗明没有说话,她也识趣地没有再过问。



“请您原谅。这是安迪的隐私,最为她的......朋友,我有这么做的权利。如果安迪愿意让你们知道,她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们。”谭宗明轻轻开口。

停顿暴露了......樊胜美望向站在床边的那个男人。

谭宗明微低着头注视着安迪的睡颜,向前一步,弯下身,伸出左手似要触碰安迪的脸,却又在距离不到一公分处止住。

收回。转过身,谭宗明顿了一会儿,大步走出房间。



樊胜美叹了口气。

无论是谁,此刻如果注意到谭宗明的双眼,一定会知晓他心中的所想,知晓这十几年中他在背后是怎样压抑和克制着自己的情感,小心翼翼地守住那名叫“友谊”的细线,默默站在安迪身边,站定那个叫做“朋友”的、可笑的位置,没有丝毫动摇。

尽管他握有一副可以赢得全世界的好牌。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