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

我又写了什么鬼

背英语单词背到心痛......宝宝现在就期待着今晚的跨界但无意间看到了一张六桃宝宝和梗王薛之谦头抵着头的图片......嗯然后现在我已经准备好降压药了。码了一篇感觉少了......那么就先发上来吧,求轻拍。



   2°



安迪醒过来的那一刻,天已经大亮。

什么东西在她胸前蹭了蹭(⊙v⊙)......吓得她一声尖叫差点冲出喉咙。

颤巍巍伸出手指戳了戳埋在她胸前的脑袋。长发下露出一张素白的脸。

是樊胜美。

天哪什么情况......安迪顿时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

小心翼翼把人从自己身上拖下来放在床上细心地给她盖好被子,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走出房间。


“醒了?”

......

“老谭?”安迪瞪大眼睛望着突然从沙发上坐起的男人,手里还保持着拧开瓶盖的动作呆愣在冰箱前。

“喝冰水多不好。”谭宗明冲到冰箱前抢过她手里还冒着寒气的玻璃瓶放到一边,引着安迪在餐桌旁坐下,自己回吧台用温水冲了一杯蜂蜜,放在她手边。

安迪有些迟疑地接过杯子双手捧着小小抿了一口,谭宗明双手撑在餐桌边望着她笑。



“老谭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安迪喝下最后一口正欲把杯子放在手边,却被谭宗明接过用清水冲洗后擦干放回它原来的位置。

“昨晚你喝多了,怕出什么事,我过来照顾你。”谭宗明将水池旁溅出来的水渍擦干,“樊小姐也是,昨晚我向她借解酒片,知道你喝了酒就跟着我一起过来了。还说宿醉过后用蜂蜜水解酒比较有用,让我试一试。”

白色的衬衫,袖口捋到小臂处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安迪趴在桌边看着谭宗明忙碌的身影,那一抹白色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真好。

安迪望着背影出神,脑海里无端浮现出这两个字来。

有老谭,真好。



在谭宗明回身将乘有吐司和煎鸡蛋的餐盘递给安迪的那瞬间,正好对上了不知何时醒过来的樊胜美意味深长的目光。

老脸一红。

挑了挑眉回给他一个“我懂的”的眼神,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樊胜美坐回床边。拿起手机新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其他三人都拖了进来。

“告诉你们,从今天起,我站谭安。”


评论(6)

热度(38)